学术研究
学术研究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研究
河北阳原石宝庄发现旧石器遗存
发布时间:2015-03-31????发布人:第十四届中国古脊椎动物学学术年会论文集

卫奇裴树文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100044)
贾真秀 张兴龙
(中国科学院大学,100049;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100044)
成胜泉?? ?????????????侯文玉 贺伟
(河北省阳原县文保所,075800)? (河北省阳原县bet356体育官方下载_bet356游戏网_bet356手机版,075800)

?【关键词】旧石器遗存;石宝庄;河北阳原;桑干河盆地
【摘? 要】在桑干河盆地的河北省阳原县石宝庄发现一处旧石器遗存。遗存位于白龙山山前洪积扇后缘砂砾层,地层形成在“大同湖”消失之前。采集石制品653件,其中77%是石片,而且以人工台面部分人工背面的石片居多。石制品分布面积、文化层厚度和石制品数量都相当可观。
?
2013年夏天,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人员在河北省阳原县石宝庄一带发现了一处旧石器遗存(图1),其分布范围大,地层厚,遗物丰富。

图1 旧石器遗存分布区一瞥

?
一、发现情况
石宝庄位于阳原县县城北侧白龙山山麓(图2),这里地层中蕴藏丰富的玛瑙和玉髓,早在明代就被人发现和开发,在清代和民国时期相继被利用加工玉器,近年来随着玉石市场行情见好,石宝庄也越来越受淘宝人的关注和向往。


图2 石宝庄地理位置图

2013年春,河北省阳原县东谷它村民白瑞花从阳原县交通运输局张亚峰手中和宝石市场收集到几件加工精致的石制品,据说标本来自于阳原县县城北侧石宝庄一带。这一发现立即引起卫奇的特别注意,因为石宝庄盛产宝石的地层一直被认为地质时代相当古老,这里出现石制品意味着一个重要意义的科学事件发生。卫奇曾经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对石宝庄-灰泉子一带的地层以追踪石器原料产地观察过,以为这里的地层是不可能包含旧石器时代遗物的。
2013年6月25日,卫奇在张亚峰的带领下,与白瑞花、贾真秀和贾真岩对石宝庄一带进行了初步踏勘,白瑞花首先从挖宝石的土堆上发现了石制品。其后,又做了6次专门旧石器时代考古调查,同时也对地层学和地质年代学分别进行了探讨。参加调查的人员先后还有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裴树文和张兴龙,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研究所王永、姚培毅和董进,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邓成龙和刘素珍,中国科学院地球环境研究所敖红、宋友桂和李兴文,bet356体育官方下载_bet356游戏网_bet356手机版贺伟等。
?
二、研究背景
泥河湾是东方的奥杜威[1]。泥河湾谷地在更新世期间的古地理环境演变过程与世界着名的奥杜威峡谷具有非常惊人的相似[2]。非洲东部的奥杜威峡谷盛产早期人类化石和旧石器而以人类的发祥地着称。
泥河湾是位于桑干河盆地东北端桑干河畔的一个普通小山庄的村名,但从1923年巴尔博实地考察以后,随着泥河湾动物群的发现,它就以科学术语闻名中外[3]。王择义等1963年和1965年分别发现峙峪和虎头梁旧石器遗址[4],将桑干河盆地的人类历史推进到旧石器时代。盖培等1972年在泥河湾村的上沙嘴发现早更新世旧石器[5],不仅把桑干河盆地的人类历史提早到更新世初期,而且率先揭开了中国历史100万年的帷幕。目前,阳原县境内发现旧石器时代遗址已有一百多处,涵盖旧石器时代早期、中期和晚期,形成一个前后连续的古文化地层剖面,在泥河湾一带,发现更新世早期的人类遗存至少有41处,最早的人类遗迹已经追索到了177-195万年前的古地磁松山(Mtsuyama)反极性期的奥杜威(Olduvai)正极性时段[6]
泥河湾早更新世旧石器时代遗存数量多、时间跨度大已经构成了鲜明的地方特色,因为在东亚地区其他有关报道仅有:山西省芮城县的西侯度、云南省元谋县上那蚌和江川县甘棠箐、重庆市巫山县龙骨坡,以及河南省临汝县张湾东山和陕西省蓝田县公王岭[7],还有安徽省繁昌县人字洞和湖北省建始县龙骨洞以及印度尼西亚爪哇发现多处人类化石地点。因此,说中国的一二百万年看泥河湾[8]合情合理,实际上,讲东亚地区的一二百万年看泥河湾也恰如其分。
?
三、石制品概观
目前,在石宝庄一带采集石制品至少653件,另外还有鸵鸟蛋(Stratherolithus)片和象类(Elephants)的门齿残块。
石制品蕴藏数量可能相当大,而且在白龙山南麓的河北石宝庄一带和北麓的山西张家山一带均有分布,但从出露情况来看,空间分布密度并不均匀,有的地点或层位很少甚至没有发现,而有的地点却数量相当可观,在一个地点(图3背包放置处)在大约1平方米范围里就出露132件标本,推断埋藏的数量可能更多。
在发现的石制品中,有石器、石核、石片和断块。
器物28件,有修理规整的精美制品,但多半是具有简单修理痕迹的制品。器物大多数是利用石片加工修理的,而且多为石片向背面修理(图4)。
石核有15件,虽然相对数量不多,但包括了单台面、双台面和多台面的各类石核。
石片有506件,约占石制品总数的78%。在石片中,完整石片有339件,约占石片总数的67%。在完整石片中自然台面和人工台面者分别为85件和254件,各占25%和75%。人工台面石片中,背面为全部人工片疤者和部分人工片疤者分别为80件和145件,分别约占人工台面石片的32%和57%(表1,图5)。
采集的石制品的岩性基本上属于略带棕色的乳白色玛瑙,标本以小型(最大长或宽为20-50毫米)为主,磨蚀和风化程度极其轻微。


图3 石宝庄旧石器考古调查(红色背包放置地点石制品出露最多)

?

图4 器物(利用石片向背面修理加工)
?

图5 全人工台面石片(背面观)
左图:部分人工背面石片;右图:全人工背面石片
?

1 石制品分类[9]及其数量统计一览表(20131020日)

类??????????? 型 标?? 本 数量与百分比

?
Ⅰ型石核(单台面) Ⅰ1型(单片疤) 6 9 15 2.30
Ⅰ2型(双片疤) 1
Ⅰ3型(多片疤) 2
Ⅱ型石核(双台面) Ⅱ1型(双片疤) 1 4
Ⅱ2型(多片疤) 3
Ⅲ型石核(多台面,多片疤) 2 2

?
?
Ⅰ型石片
(完整石片)
Ⅰ1型(自然台面) Ⅰ1-1型(自然背面) 30 85 506 77.49
Ⅰ1-2型(自然/人工背面) 39
Ⅰ1-3型(人工背面) 16
Ⅰ2型(人工台面) Ⅰ2-1型(自然背面) 29 254
Ⅰ2-2型(自然/人工背面) 145
Ⅰ2-3型(人工背面) 80
Ⅰ3型(自然/人工台面) Ⅰ3-1型(自然背面) ? ?
Ⅰ3-2型(自然/人工背面) ?
Ⅰ3-3型(人工背面) ?
Ⅱ型石片
(不完整石片)
Ⅱ1型(裂片) Ⅱ1-1型(左裂片,背面观) 13 25
Ⅱ1-2型(右裂片,背面观) 12
Ⅱ2型(断片) Ⅱ2-1型(近端) 1 9
Ⅱ2-2型(中部) ?
Ⅱ2-3型(远端) 8
Ⅱ3型(无法归类石片) 8 8
Ⅱ4型(剥片和修理“器物”产生的碎屑) 125 125

?
?
石锤 原型
?
砾石 一端的一面有敲打痕迹 ? ? 4.29
精制品
(修理规整的有一定造型制品)
石片 修理
?
单向向背面 8 12 28
单向向破裂面 ?
双向 4
石核、断块、砾石 单向 ?
双向 ?
粗制品
(略微修理,无一定造型制品)
石片 单向向背面 9 16
单向向破裂面 3
双向 1
石核、断块、砾石 单向 2
双向 1
断块(非石核、石片和“器物”,其他具有人工痕迹的石块) 104 104 15.93
总??????????????? 计 653 100.01
?
四、讨论
石宝庄一带的地貌类型属于山前洪积扇,洪积扇后缘已经被侵蚀切割成孤立的山包,地层出露60-70米[10],地下可能具有更厚的相关堆积物,在整个地层露头剖面上都有石制品出现。这一带山前洪积扇形成于“大同湖”[11]存在时期,地层中富含的玛瑙和玉髓,是旧石器时代人类制作石器最为优质的原料。
石制品发现在砾石层露头剖面上,其人工性质毋庸置疑。
本文记述的所有石制品虽然采集于地表,但可以推断出自地层,因为标本采自挖宝石探坑旁边的堆土上面,它们应该属于探坑底部原生地层的产物,另外其标本保存极为新鲜,玛瑙制品均无风化脱水变白现象。我们在石宝庄一带尚未破坏的自然地面上也看到了零星散布的玛瑙石制品,几乎均已风化变成象牙白色泽,不过它们有可能也是从原生地层中脱落的。
在石宝庄一带几平方公里的砾石层露头上都有石制品,而且在白龙山山体西北面山西境内也有分布。采集品中石片的数量最大,而器物却较少,因为这一带盛产优质石料,这里可能是旧石器时代人类采集石料并就地加工的场所,留下的大都是石片、断块和石核一类下脚料,修理好的标本通常被带走了。[12]
袁宝印教授等对这里的地层有明确记述,他们认为这里的地层属于“新近系砾石层:出露于阳原县北山麓地带,为一套厚60m左右的灰色砾石层和红色黏土层,以石英岩为主,含大量玛瑙、玉髓等,磨圆分选很好。但其中含有玄武岩砾石和附近基岩的砾石,而且磨圆较差,说明磨圆很好的玛瑙、玉髓等来自与被侵蚀的古近纪砾石层。它们分布于盆地边缘,构成60-70m高的台地,应是盆地发育初期,较大河流进入盆地时在盆地边缘的沉积,其时代应晚于蔚县玄武岩,推测时代为中新世-早上新世。”[13]
当前发现的最早的人类为距今六七百万年前的“托麦人”(“Toumai Man”,Sahelanthropus Tchadensis),人类的演化过程大致经历了“千禧人”(“Millennium Man”,Orrorin tugenensis),地猿始祖种(Australopithecus ramidus)、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 africanus)、能人(Homo habilis)、匠人(Homo ergaster)、直立人(Homo erectus)、智人(Homo sapiens)等。目前,考古学界研究的最早的旧石器是能人制造的石器(部分学者认为南方古猿也可能制作石制品) 发现在距今200-260万年前的埃塞俄比亚阿法地区Kada Gona的Hadar组Kada Hadar段上部和Shungura组E段和F段、肯尼亚Turkana西部的Lokalalei、扎伊尔Lusso层的Senga 5A。在泥河湾盆地目前的考古发现中,学术界得以认同时代最早的遗址是黑土沟,位于松山(Matsuyama)反极性时段的奥杜威(Olduvai)正极性时段,其时代为距今177-195万年[14]。? 很显然,按照人类学和旧石器时代考古学判断,石宝庄含石制品的砾石层其时代是值得再研究的。如果以260万年前的M/G界线作为新近纪和第四纪的分界,那么石宝庄地层深处的石制品最老能够达到260万年也会成为惊世骇俗的考古大发现。
石宝庄含石制品砾石层不仅穿插着火山岩岩墙,还覆盖着火山岩,其火山岩岩墙是发生在砾石层堆积前还是其后?上覆火山岩是原生的还是次生的?火山岩如果形成在砾石层之后,这对石宝庄旧石器遗存的断代是有积极作用的。砾石层上面覆盖的火山岩如果是后期堆积,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河流搬运来的,但岩性单一;二是重力堆积,但岩块大小混杂。根据地层结构与地形变化初步判断,砾石层上面覆盖的火山岩很可能是原生堆积,其砾石层或许就是地质界过去认为的古近系始新统的灰泉堡组。不管有关地层的时代如何确定,石制品的发现对其地层研究的挑战是相当严峻的。
从地貌特征来看,石宝庄洪积扇顶部堆积应该形成在“大同湖”存在的最后时期,而发育在洪积扇上的冲沟均与桑干河的形成有关。由此推断,石宝庄遗存顶部的石制品时代应该晚于“许家窑人”时期,而早于板井子遗址形成的年代,在地层下部蕴藏的古人类遗存其时代应该较早。显而易见,石宝庄旧石器的发现为桑干河盆地旧石器考古提供一个时间跨度较大文化连续的地层剖面,推测其底部必定有更早时期的地层,其人类遗迹有可能会跨越200万年,这正是我们一直孜孜以求的美丽梦想。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将石宝庄的发现纳入了国家科技部基础工作专项“泥河湾古人类遗址考察与研究”项目,即将开展实质性有效的调查研究。
?
感谢中国科学院重点部署项目(项目编号:KZZD-EW-15),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批准号:41372032)资助。
感谢阳原县东谷它村白瑞花和贾真岩提供发现线索并多次前去实地协助采集标本。
________________
[1] 卫奇,吴秀杰:《许家窑-侯家窑遗址地层穷究》《人类学学报》2012年第31卷第2期第151-163页。
[2] 卫奇:《泥河湾盆地考古地质学框架》,载童永生等编:《演化的实证-纪念杨锺健教授百年诞辰论文集》第193-208页。北京:海洋出版社,1997年。
[3] a. Barbour GB. Note on the late Cenozoic deposits of the Sangkan Ho. In: Preliminary observation in Kalgan area. Bull. Geol. Soc. China, 1924, 3(2): 167-168;b. Barbour GB, é Licent P. Teilhard de Chardin. Geological study of the deposits of the Sangkanho basin. Bull. Geol. Soc. China, 1926, 5(3-4): 263-278;c.Teilhard de Chardin P,J Piveteau. Les mammifères de Nihowan(Chine). Annales de Palèontoloqie. 1930,19: 1-134.
[4] a. 贾兰坡,盖培,尤玉柱:《山西峙峪旧石器时代遗址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72年第1期,第39-58页;b. 盖培,卫奇:《虎头梁旧石器时代晚期遗址的发现》,《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1977年第12卷第1期,第69-74页。
[5] 盖培,卫奇:《泥河湾更新世初期石器的发现》,《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1974年第15卷第4期,第287-300页。
[6] 贾真秀:《泥河湾远古文化信息》,《河北北方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27卷第5期,第72-76页。
[7] 袁宝印,夏正楷,牛平山:《泥河湾裂谷与古人类》,地质出版社,2011年。
[8] 卫奇:《关于泥河湾层盆地马圈沟旧石器时代考古问题》,载董为编:《第十二届中国古脊椎动物学学术年会论文集》第159-170页。北京:海洋出版社,2010年。
[9] 卫奇:《石制品观察格式探讨》,载邓涛,王元青主编:《第八届中国古脊椎动物学学术年会论文集》第209-218页。北京:海洋出版社,2001年。
[10] 袁宝印,夏正楷,牛平山:《泥河湾裂谷与古人类》,地质出版社,2011年。
[11] 卫奇,张畅耕,解廷奇:《大同湖-雁北历史上的一个湖泊》,《地理知识》1977,第8期第10-12页。
[12] a. 魏民,贺伟,田建辉等:《阳原石宝庄发现罕见大型旧石器加工场》,《张家口晚报》2013年10月17日,A7;b. 白林:《河北阳原发现一处旧石器遗存》,《张家口日报》2013年10月21日第6版;c. 田建辉,耿建扩:《河北:旧石器加工场“露面”》,《光明日报》2013年10月24日第09版、
[13] 同[7]。
[14] 卫奇,吴秀杰,裴树文等:《泥河湾盆地-人类演化摇篮》,载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编:《有实其积-纪念山西省”考古研究所流逝华诞文集》第193-203页。山西人民出版社,2012年。
友情链接:

地址:张家口市阳原县政府街4号 电话:(086)0313-7695443

邮箱:nihewanmuseum@163.com 邮编:075800

河北泥河湾版权所有 冀ICP备14013167号-1 COPYRIGHT(c) 2011Nhwmuseum ALL RIGHTS